第331章 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1 / 2)

加入书签

跟随在嘉文四世身边护卫的仅有 3 个盾阵,其中的 1 个要在村子里更进一步探查情况。

虽然无人机已经探明了静谧湖村敌人的情况,但那只是表面而已。

诺克萨斯不限制魔法,甚至连黑魔法都敢加以利用。

不论如何,他们都得确保这个村子没有被诺克萨斯人提前设下魔法陷阱。

而另外 3 个随同的盾阵暂且留在城外,主要用以看守诺克萨斯的战俘,以及与隐藏在远方森林中的盾阵呼应,在关键时刻支援王子殿下。

不过诺克萨斯的人数虽多,但每个无畏先锋团的士兵配合起来,都有“一以当百”的能力。

这点敌人数量根本不足为据。

一行人抵达村子口下了马,两个盾阵的 16 名精锐战士将嘉文四世、李林、希瓦娜和阿尔伯克围在中央。

而李林暗中调集的,拥有“光学迷彩”功能的上百台空战机械·风暴与战斗无人机则占据了有力的位置,将村子四面八方的进出口全都控制起来。

得知德玛西亚军队进村的消息,诺克萨斯人连忙整军待阵,围在村子中央,村长的屋子外。

他们的指挥官、苍白女士就在院子门口,泰德则依旧被关押在侧屋之内。

狭窄的街道上,以嘉文四世为首,众人停靠在距离诺克萨斯人几十米开外的位置,遥相对峙。

“阁下就是嘉文四世王子殿下吧?”

对面,诺克萨斯的中年男人指挥官朝这边大喊,“我是诺克萨斯第 37 战团的将军,我名为普雷斯科特。”

他用的是德玛西亚的语言,听上去有些蹩脚,有着浓浓的东部诺克萨斯重口音,不过却十分流利。

“我已经应你们的邀约来了,泰德人呢?”

嘉文四世很明显没有那么好的耐心跟这帮入侵德玛西亚,还特意设下陷阱,差点抓到自己的敌人废话。

“王子殿下还真是心急啊,没有耐心可是会受挫的。”普雷斯科特轻笑道。

在德玛西亚这边的人听来,其实就是对他们王子殿下此番失利的封赐,显得异常刺耳。

“竟敢对王子殿下不敬,我劝你管住你的嘴!”手持坚盾与长矛,就护卫在王子身边的帕尔德克呵斥道。

“哟,年轻人还是不要太气盛比较好。”

普雷斯科特依旧是笑呵呵的模样,根本不受他的影响。

“你应该是无畏先锋团新任的剑尉长吧?我听说过你,似乎是缇娅娜·冕卫觉得这个官职太小,就把它丢给你自己去当大元帅了?

“啧啧啧,真不愧是光盾王室的左膀右臂家族啊,随随便便就能攀登上你们这些普通人一辈子都抵达不了的高峰。”

“你!”

帕尔德克实力强悍,可在口头交锋上明显不是普雷斯科特的对手,被“杀”的节节败退,毫无反驳之力。

“不像我们诺克萨斯,能者上位,任何能够证明自己能力的,都能位居与自己能力相匹配的位置。”

普雷斯科特的字里行间无不充斥着对德玛西亚的贬低以及对诺克萨斯的吹捧,语气里夹带着讥讽的意味。

“够了!”嘉文四世实在忍不住,怒声呵道,“我今天来此,可不是来听你吹嘘你们野蛮暴力制度的!快把泰德交出来!”

见这帮德玛西亚人压根不吃自己经常在军中宣讲效忠帝国的这一套,普雷斯科特也不显得气馁,只是耸耸肩。

这帮人可是德玛西亚无畏先锋团的精锐,能被自己说服,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事情。

“进屋商谈吧,在村子外站着说话不……”

“不必了。”嘉文四世直接打断了普雷斯科特的话,“这里挺好的,我们交换人质,然后你们就滚回诺克萨斯,不用那么麻烦。”

“行吧。”普雷斯科特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不过嘛,我们可是定好了,要你们抓获的 50 名诺克萨斯俘虏来交换你的副官。”

一听这话,嘉文四世眼神一冷,右手攥紧扳龙枪,用枪尖指着普雷斯科特。

“不要在这信口开河!”他压抑着胸腔内涌动的怒意,嗓音低沉道:“30 名俘虏,交换泰德,你们昨晚与我们使者商定好的!”

“有没有一种可能,你的使者记岔了?我一直要求的都是 50 名俘虏。”

该死!真是贪婪的诺克萨斯杂碎!

见普雷斯科特有恃无恐的模样,嘉文四世不禁皱紧了眉头,旋即又舒展开来,冷笑一声。

“经过我们斥候的探查,你们这支小队距离你们扎营结寨的主力部队可是有 5 公里远呢。

“你们在这个村子仅有 50 人,而随同我参与这次会面的可是无畏先锋,你觉得你有希望战胜我们么?

“况且,相较于泰德,似乎你,还有你身边那位看上去是权贵人士对德玛西亚更具价值。

“我相信,泰德很乐意为德玛西亚献身,让我抓住你们。”

普雷斯科特眯起眼睛,顿了稍许道:“你不会这么做的,嘉文四世王子。”

“你可以试试。”

嘉文四世的声音里不夹带任何感情,仿佛世上最冰冷的臻冰都不如他的嗓音阴冷。

“嘁……”

普雷斯科特暗啐一声,穿戴着冰冷铁甲手套的手在自己的下巴上摩挲片刻。

两支几百人的据点被莫名拔除,其中一个军营的士兵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生死不明。

他不相信自己的部下会临阵脱逃,这可是大忌,按诺克萨斯之手德莱厄斯的做法,必将这些退缩之人斩首以正军心。

这里还是德玛西亚的边境,他们也逃不到哪去。

况且就连血腥夫人法莉丝·诺拉迪与她的灰暗战团手下也都失踪,大概率遭遇了不测。

外加这两次事件的古怪,直接让他战团少了一半多人,几乎不能再跟德玛西亚的军队抗衡。

正当他准备下令撤军时……她来了。

普雷斯科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身旁的女人。

回忆起当日的场景,他都忍不住浑身生起一层冷汗,心有余悸。

这个皮肤毫无血色、惨白无暇,尽显雍容华贵的中年贵妇,不知用什么手段避开了层层把守的守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营帐当中。

她并未透露自己的名字,单纯地往那一站,就仿佛跟环境融为了一体一样,有种镜像般的感觉,冰冷的气质令普雷斯科特忍不住战栗,感到莫名的恐惧。

当时,女人的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玫瑰的纹章,传达来自高层的命令:

用抓获的王子嘉文四世的亲卫队队长泰德交换 30 名被德玛西亚俘获的战俘。

<a href=http://m.2kxs.la id=wzsy>2kxs.la</a>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